盘点那些年巨亏的基金公司老鼠仓:国富交银汇丰平安

那些年巨亏的基金公司“老鼠仓”

文峰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平安基金原基金总监史献涛先于或同步于平安新鑫先锋帐户和平安智慧中国基金帐户交易股票共105只,趋同交易金额人民币3.2亿元,亏损人民币376.4万元。

对此,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其改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款50万元。

“行业渐趋认识到老鼠仓的严重性,基金公司的重视度十分高。比如基本就会对电话录音、交易时间上交手机等,加上证监会的高压取缔,最近老鼠仓案件也越来越少。”上海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副总表示。

股票操盘手代基金公司炒股_平安公司炒股亏本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

跑输盘面的“老鼠仓”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史某涛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5年2月10日至2016年8月31日,被告人史某涛借助其兼任××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总监助理、基金总监的职务便利,获取了××××先锋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先锋基金)账户和××××中国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中国基金)账户交易股票的未公开信息,操作王某花、胡某英期货帐户,先于或同步于××先锋基金帐户和××中国基金帐户交易股票共105只,趋同交易金额人民币31891.98万元,亏损人民币3763961.93元。”

通过对公开信息的比对,判决书中所述史某涛为平安基金原基金总监史献涛,××先锋基金为平安大华新鑫先锋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中国基金为平安智慧中国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史献涛于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兼任平安大华智慧中国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总监;2016年2月至2016年8月兼任平安大华新鑫先锋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总监;2016年3月至2016年8月兼任平安大华睿享文娱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总监。

股票操盘手代基金公司炒股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_平安公司炒股亏本

Wind统计数据显示,史献涛兼任平安智慧中国基金总监期间的任职回报是-38.87%,在同类593只产品中排行592,可以说是垫底;他管理的平安新鑫先锋A、平安新鑫先锋C的利润分别是-3.88%和-3.46%,在769只产品中分别排行758和753。

在加入平安基金前,史献涛曾任职于广发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研究部,任广发证券投资承办人。

自加入平安基金之后,史献涛成为公司培育的基金总监候选人。公司一般采取奶奶带新人的形式管理,所以将其作为基金总监助理参与了投资管理过程。

平安新鑫先锋创立于2015年1月29日,作为基金总监助理,史献涛可向基金总监提供投资操作建议,对于其提供的投资建议基金总监通常给以采纳并评价其表现。经过1年考评,史献涛晋升为该基金总监,史献涛兼任该基金基金总监后,负责该基金的投资管理。

根据裁判文书网平安公司炒股亏本,2015年2月10日至2016年8月31日期间,史献涛先于或同步于平安新鑫先锋帐户和平安智慧中国基金帐户交易股票共105只,趋同交易金额人民币3.2亿元,亏损人民币376.4万元,史献涛“老鼠仓”账户投资收益率约为-1.18%。

几乎在同期,史献涛兼任平安新鑫先锋基金总监期间,平安新鑫先锋A、平安新鑫先锋C的利润分别是-3.88%和-3.46%。也就是说,虽然其管理的基金与“老鼠仓”账户同样是巨亏炒股配资,不过“老鼠仓”账户的利润情况还是要好于其正常管理的基金。

从业者肯定不会忘掉2015年股市的“过山车”行情。上半年,A股迎来难得的股灾,从2015年2月9日到2015年6月12日配资炒股,上证综指跌幅67.96%;创业板指更是下降132.05%。但随即仍然到2016年年初,A股经历了几轮急剧异常波动,到了2016年8月31日,上证综指早已涨到了3085.49点,较2015年6月12日的最低点5178.19点,累计下跌近40%。

2015年2月10日至2016年8月31日期间,上证综指累计跌幅0.31%,创业板指则下降了28.26%。也就是说,史献涛既没有就能捉住创业板的行情,还跑输了盘面。

平安公司炒股亏本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_股票操盘手代基金公司炒股

亏损的基金公司“老鼠仓”

2007年5月,上投摩根基金总监唐建的“老鼠仓”交易案遭证监会取缔,没收其非法获利150多万,并处以50万罚金,取消从业资格。唐建由此成为中国证券市场黑幕交易被取缔的第一人。随后10多年来,证监会及有关部门对“老鼠仓”的监管严打不遗余力,查收的大量“老鼠仓”案件对基金行业形成了相当大的制衡力。

基金公司“老鼠仓”案例近年来屡见不鲜,同样“老鼠仓”还巨亏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原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总监黄林被觉得是“老鼠仓巨亏第一人”。黄林于2007年3月至2009年4月,在任国海富兰克林中国利润基金的基金总监期间,操作其控制的荆某帐户,先于或同步于自己管理的中国利润基金建仓并先于或同步于该基金卖出相同个股,涉及8只股票,亏损5.4万元。

平安公司炒股亏本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_股票操盘手代基金公司炒股

2014年5月,汇丰晋信基金原90后女基金总监钟小婧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20万元。钟小婧借助老鼠仓并没有获利,反而巨亏了8万元。

近几年,随着法律法规不断建立、监控系统全面升级、执法力度不断加强,金融资管机构一批常年隐蔽的“老鼠仓”交易相继爆光,相关从业人员遭到法律惩处,案件多发态势得到有效遏止。

分析人士觉得,近年来“捕鼠”成效显著,一是法律制度不断建立,将“老鼠仓”规定为民事犯罪,通过从快、从严取缔典型案件并公开宣传,有力遏制“老鼠仓”多发漫延态势。“老鼠仓”犯罪成为继黑幕交易过后移送民事追责比列最高的一类案件;二是充分依托运用大数据监控技术,通过对历史交易数据跟踪拟合、回溯重演,市场监察部门精准锁定了一批可疑帐户追随资管产品先买先卖、同进同出的异常交易线索。

除了“老鼠仓”,投资总监借助黑幕交易投资也被重点监管。证监会对黑幕交易进行取缔时发觉平安公司炒股亏本,时任交银施罗德专户投资部投资总监的吴春永,一共借助其管理的7个帐户,进行黑幕交易操作。证监会称,吴春永在通过宏达股份(600331.SH)的职工得知黑幕消息后,利用7个帐户进行黑幕交易操作,买入宏达股份。

不过因为宏达股份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未成行,吴春永投资巨亏约316万元,最终被处以30万元罚金。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ynpiano.cn/3012.html

联系我们

188830909

在线咨询: